今婳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冷兮小说sydolphin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“进入演艺圈成为演员前,

路汐彻底崩溃了心理防线,乌黑的眼眸晃着泪意,望着容伽礼,努力地想将他看清楚些,无法跟人随意宣之于口的情感压了太久,近乎没办法让自己说出完整的一段话,哑了声重复着说:“那笔债务是我爸爸签字画押欠下的,是用来救我妈妈命的,我必须还。”我曾认下了一笔债务。

“容伽礼。”

“十六岁前,在你还没来到宜林鸟静养....我妈妈就已经身患癌症晚期了三年,她是靠着我爸爸一笔一笔欠下的债务在这个世界上多活了三年时间。”路汐提起这些,即便已经很克制情绪了,还是很想哭。容伽礼此刻却没有抱她,过于幽沉的双眸除了盯紧她眼圈泛红的脸蛋外,什么都没有。

她保持着静止的跪坐在床上姿势,肩膀都在微微颤抖着,说:“妈妈日日被病痛折磨撑得很辛苦,但她痛时总是笑的,她说不想死,死了跟爸爸一世的缘分就尽了....日后跟路潇这个人再也没了任何羁绊,她割舍不下,想活,爸爸也想她活,多活一日也好。”“妈妈死了。

“她死后那年立春,宜林鸟被台风登陆,而你同样经历丧母,携那幅有我妈妈背影的油画来到了这座岛,我太想她了,想多看她一眼,才经常跑来你的别墅看这幅画。”“爸爸....爸爸后来也去找妈妈了,街坊邻居都说他为情自尽,但我知道。”路汐将堵在心口的往事倾诉出来,垂下了头,眼泪落下来:“他还不起那些债务了,又不想为江树明做事,更不愿拿自己的女儿抵债,爸爸他,他拿自己的命抵了债。室内陷入了短促的寂静。

容伽礼脸色极差,话直接问:“债务多少?”

“六百万。”路汐仍旧是微垂着头,从唇齿间轻轻透露出的这三个字像是无情地暴露着此刻脆弱的自尊,六百万放在现在能还得轻而易举,但是放在当年是足以摧毁了一个本就掏空积蓄的普通家庭。“江望岑用这份六百万债务签了你三年?”

乍然听到这个名字从容伽礼口中冷漠地说出,路汐有点儿情绪恍惚,凝住眼泪才敢去看他,好一会儿,她回道:“是,是我心甘情愿签下的经纪合约,只有还清,我想爸爸妈妈才能在天堂得到安息。是她不愿,不愿跟江家还有这笔债务在中间死死纠缠着。

“江望岑为你量身定制的剧本,也是你自愿演的?”容伽礼问。

成为一名演员的这个梦想是伴随着她长大,犹记得年纪还很小的时候,爱看诗集的妈妈会经常带着她和赧渊坐在灯塔下,吹着海风,温柔地将诗集里的故事讲给她们听。后来性格闷又有些忧郁的赧渊,仰起头,乌黑额发很久没修剪稍稍长了一点,垂在眉际,却衬得漆黑的瞳孔亮亮地说:我长大后,想当一名会写故事的编剧!她则是小脸蛋儿透着淡淡粉晕,乖巧地依偎在妈妈怀里,让海风将她稚气的声音,和遥不可及的梦想都吹向了大海:我想当演员。路汐喜欢倾听妈妈讲述着诗集里的故事,喜欢故事里的人物,想将人物的情感演绎出来。

她的演员之梦。

被江望岑从江微的书信中得知,路汐同时心知不签微品娱乐旗下三年,以江望岑背后的资本可以轻而易举让她哪怕真正踏入了演艺圈,也无戏可拍。路汐从最无援的困境里抓住了一丝渺茫的机会,而她成名之路不好走,在独自承受痛苦的整整两千多日夜里,才被上天眷顾,终于能有幸见到容伽礼。此刻面对他的问题,唇动了动,却难以回答出来。

容伽礼非要通得她说似的:“你总爱撒谎骗我,如今又想瞒多久?

“剧本是我自愿接的,这三年来无人强迫我去演...这些角色。”路汐唇上的血色很少,一丝红都是她生咬出来的,这股疼痛让她保持清醒理智,不被哭晕了头脑:“合约期限结束后,我跟江望岑之间债务已清了。”“清了么?”容伽礼惯于压制本性,却在此刻有股凌厉不可预知的杀意浮在了眼底。

他要找江望岑-

路汐读懂了这层深意,下意识去握住他冰冷的腕骨:“求你,不要,不要再追究这些事了。”

她性子倔得要人命,极少能说出求这个字。

容伽礼看着路汐的手指,那么细,却握着他越紧,如同握住了他心脏

“你为江望岑求我吗?”

路汐先没有回答,泪眼对视着容伽礼,只觉得他眼神黑而沉静得厉害,像极那片海岛的深海,涌起了很深的晦暗情绪,要将她溺亡在了里面。沉默了很久,发出的声音一直带着微微颤抖说:“是。

容伽礼脸上神情很淡,笑了。

“债务也好,私人恩怨也摆,都是我和江望岑之间的事,我不想第三者卷入进来。”路汐逼迫自己狠心点,没有去躲避被他凝着的眼神,将脆弱的情绪褪去,又摆出了无懈可击般的清冷姿态说“我现在过得很好,有成名在望的演艺生涯,是万众瞩目的当红女明星,又拿下了圈内著名导演电影的女一号角色,名利光环皆不缺。”他是第三者?

容伽礼没有听进去她最后强行撑起尊严的一番话,注意力都被这句给惹得眼底受延着血丝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过期糖

过期糖

艾叨叨
(下拉看声明!)开始日更.●京圈恶犬X吃人妖精● sc|日’久生情|浪子回头|火葬场|狗血|伪男替身那一年,陈鸣昇是迷恋于声色犬马的公子哥,而她是低眉敛目 隐藏锋芒的女大学生。初见,是在一场婚礼,接亲玩游戏,嘴巴贴着纸片前后传递。纸片跌落,江乌月的牙齿撞上他冰冷的唇瓣。众人起哄,陈鸣昇正眼都没有给她,漫不经心的笑着让他们滚蛋,语气中全是不以为意的慵懒调子。那晚的包厢中,他怀里的女孩跟他调情,他却一
都市 连载 18万字
第一次做人

第一次做人

雾十
顾临临上辈子是只猫。是一代权相顾非臣的猫,人人都说顾相弄权欺世、不近人情,早晚有天会不得好死。但只有顾临临知道,阿爹会在四下无人时,摸着它油光水滑的毛毛轻声说:“谁是阿爹最可爱的宝宝啊?是我们临临啊。”这辈子骤然变成人类幼崽,三头身,两脚兽,顾临临小朋友被吓的手足无措。下意识就用一双小肉手拽住了路过叔叔的西装裤腿,想要求救。结果一抬头才惊喜发现:是爸爸啊!无cp,人类幼崽文,主亲情向。爸爸就是上辈
都市 连载 15万字
我的老婆是黛玉[红楼]

我的老婆是黛玉[红楼]

钟离昧
公告:本文将于5月13日入V,当天连更三章,希望宝宝们支持正版,与作者菌一起相伴到完结。接档预收文:《[红楼]系统催我去画饼》,文案在最下方 男主版文案: 明月自来投怀的感觉是什么样的? 从前徐茂行不知道,但他现在知道了。 一朝穿越到红楼世界,他还没想好要不要接触一下传说中的世外仙株,仙株她爹就主动来自己家议亲了。 徐茂行默默掐了自己一把,唔,果然不疼,怪不得这梦这么假呢。 徐大哥:???弟弟,你
都市 连载 23万字
术式是Cosplay

术式是Cosplay

云十九
作为一名穿越者,月野葵的术式是神奇的cosplay。穿越当场,月野葵眼睁睁看着两个眼熟的DK追着一只面目狰狞的歪脖子咒灵狂奔而来。月野葵吓得转身就跑。然而,她的身体却突然不受控制,摆出水手月亮的经典POSE,身后爆发出爱与正义的神圣光芒:“我要代表月亮——消灭你!”“月光能量!”“轰!”歪脖子咒灵,卒。冲过来救人的DK们跑到一半惊呆了,东倒西歪地急刹车。等等,现在是什么情况?**月野葵因此入学咒术
都市 连载 20万字
附身反派的我日行一善

附身反派的我日行一善

踏瀑飞白
【日更,不出意外就是晚上,有事会提前请假~】我死了,也绑定了一个系统。系统说要靠做好事来收集复活点,我同意了。系统说攒满复活点才能给我搓个新身体,在此之前只能先借用别人的,类似于成为对方的第二人格。深吸口气,我同意了。只是借用对方身体偷偷摸摸做点好事,不至于产生什么危害吧?为了早日重获新生,我开始努力解决各类事件,包括但不限于帮警方排除爆破危机、拯救被困人质、加固网络安全系统、使失足忠犬重振精神…
都市 连载 30万字
琉璃阶上

琉璃阶上

尤四姐
“余夫人,夜寒雨急,朕今晚不回去了。”*每日早8点更新,文中没有绝对的好人。*架空明,传统古言,勿以现代思维解读。*所有完结文尽在作者专栏,微博@O尤四姐O
都市 连载 24万字